回家

2月8日消息 春节将近,张小华夫妇开始为老家的女儿置办新年礼物,数着日子期待踏上归途的列车。在外打拼的他们最近一打电话回家,女儿就开始倒计时,算一下离爸妈回来还有几天。

而对缉毒民警李浏华来说,能不能平安回家过年则成了一个问题,因为很多时候他要面对的是凶残狡诈的毒贩。但今年,安全完成任务的他终于背上行囊,启程归去。

全国像张小华、李浏华这样外出工作、求学的人数不胜数,对每一个游子来说,不管一年到头有多忙碌,一到过年总要回去陪伴家人,而春运成了回家的便车。

在2018年为期40天的铁路春运中,全国将有29.8亿人次的旅客,跟他们一样搭上来往于家和远方的列车,回到千变万化又日夜牵挂的故土。

张小华离开一家老小,来北京谋生已有18个年头,以前一年才回一次家,一家人天南海北,聚少离多。但如今家乡通了高铁,她每年不仅回去的次数变多,回家的步伐也变快了。就在今年的春运中,高铁也成了主力军,春运动车组发送的旅客占比将超过60%。

 

在哐当前行的列车上,在翱翔天空的飞机上,游子们在亲人的等候中渐入故乡,而对一些人来说,回家是一种信念的坚守。他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用自己的付出成就别人的归家之路。

妇产科医生刘铭救治了一千多名早产宝宝,很多年春节她都没有回家,而是守护在产床前,迎接那些降临在春天里的婴儿。

对她来说,最远的迁徙就是生命的迁徙。宝宝们第一次回家的时候应该是家人最幸福的时刻。“我们要保证产妇带着宝宝团团圆圆回家过年。”

对中国人来说,“年”是一种终结,也是一种开始。有人拉着行李、满面笑容回到家乡,也有人坚守岗位、护送回家的人们。不管是谁,身在何处,回不回家,每个人都在属于自己的春天里,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地开启新一年的美好生活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访贫问苦、探望老人、老友叙谈……习近平的爱,既细腻温柔,又博大宽广。岁末年初,新华社《学习进行时》原创品牌栏目“讲习所”今天推出图文故事,同你一起感受大国领袖的百姓情怀。

习近平称自己是“人民的勤务员”。这位“勤务员”,关心百姓冷暖,记挂老人友朋,平易近人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“我买一个,捧捧场。”

在江苏徐州马庄村,80岁村民王秀英的中药香包吸引了习近平的目光。他夸奖手艺好,并买下了一个。

谁说农民只能土里刨食?总书记的捧场,就是最大的肯定和激励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这是一个暖心感人的场景。习近平拉着93岁黄旭华老人的手,让他坐在自己身边。

尊老敬老,这是最好的言传身教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薄薄的扶贫手册,厚厚的民生情怀,无论何时何地,总书记总是把贫困百姓放在心中最靠前的位置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总书记到山西考察时,特意看望晋绥边区的老战士们。

这既是尊老,更是对初心、赤子之心的始终不忘!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大手拉小手,是长辈对晚辈的慈爱,也是一国领袖对未来的期望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在八一学校,习近平与母校老教师们畅谈。满满的回忆,深深的关切。尊师重教,总书记作出了榜样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总书记关心着百姓,百姓也惦记着总书记。

礼轻情意重。篮子里装的是民心和民意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剪纸与书画相伴,白发与壮志同在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无论是知青还是一国领袖,习近平与梁家河乡亲们的心,一直在一起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几只贴在一起的手,一番道不尽的情。总书记踏雪走进兴安盟阿尔山市伊尔施镇林业工人家,察地窖、摸火墙,坐炕头、拉家常。人心暖了、亮了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与总书记的一番交谈,让81岁的牧民玛吉格格外温暖。她相信,有总书记的关注,日子会更美满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在湖南花垣县贫困村十八洞村,习近平认了一位大姐——石爬专。

而今,十八洞村已是旧貌换新颜,但互相牵挂的心永远不会变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谷仓满不满?粮食够不够吃?这可是头等大事。有总书记亲自抓、认真抓,谷满仓红火火的日子还会远么?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头发白了,模样变了,但笑容未变,情义更未变。

三十多年后,习近平再到正定,与曾经在一个班子工作的老同事们欢聚一堂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微微弯下的身躯,主动伸出的大手,这一握,传递的不仅是关爱,更是战胜贫困的力量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在河北阜平龙泉关镇骆驼湾村困难户唐荣斌家,习近平拿起桌上的药瓶仔细查看,嘱咐老人多多保重身体。

细心的关照,仔细的叮嘱,家人般的话语,润物无声。

习近平的百姓情怀

氤氲的热气遮掩了脸庞,遮不住的是那份对老人们的关爱。有了真情的加持,这餐饭,让人久久回味……

一组图片,见真情、真意。习近平对人民的爱,在“润物细无声”的细腻与温柔中,深蕴着“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博大与宽广。

只有小学文凭被季羡林称作大师

今日凌晨,国学大师饶宗颐在香港仙逝,享年101岁。

也许很多人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,但是能和他同称「大家」的人,你一定不陌生。

他曾与钱钟书并称“南饶北钱”,因两人皆为当代学问之大家。

1980年,他们在北京相识,63岁的饶宗颐送给70岁的钱钟书一本自己的诗集《晞周集》,钱钟书回赠了《管锥篇》手稿,并称赞,「饶宗颐是旷世奇才,他是我心目中的大师」

后来,钱钟书先生仙逝,北国大师的位置就由季羡林补上,又变成了“南饶北季”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饶宗颐和季羡林的“世纪握手”

季老先生走后,北国大师的位子就一直空缺着,只剩下了孤零零的“南饶”,而今饶宗颐先生也翩然辞世,不知还有谁人能补上这空缺。

北师大前任副校长许嘉璐先生说:“中华文化什么样子?就饶公这样!饶公是中华传统文化呈现于二十世纪的最好典型。我可以说:五十年之内,不会再出第二个饶宗颐!”

香港人总喜欢将饶宗颐和李嘉诚相提并论,要说挣钱,没有几个人能挣得过李嘉诚,可要说读书,没有几个人能读得过饶宗颐。”

接受采访时,饶老本人却对「大师」这个称呼不以为意,“大师是佛家说法,我又不是和尚,我是大猪。”

谦虚的“富二代”自学成才

1917年8月9日,饶宗颐出生于广东省潮安县,父亲都是潮州首富,若是现在,他一定算是个“富二代”。

然而饶家比起其他商贾之家,却另有一份儒学渊源。

父亲饶锷是潮州赫赫有名的学者,建立了潮州最大的藏书楼——天啸楼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
他名字中的“颐”取自《爱莲说》的作者周敦颐,他本人也继承了莲的品格,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

同龄的孩子还在嬉戏玩耍时,饶宗颐就醉心于天啸楼中的藏书。伯父收藏的书画碑贴,也成了幼年饶宗颐的乐土。

他后来回忆说:“可以想见,我小时候成天就接触这些东西,条件多么好。现在的大学生,毕业了,都未必有我六七岁的时候看得东西多。

初中时的饶宗颐深感学校教育不适合自己,于是毅然退学,一头扎进了天啸楼的书海中。

说起来,这位只有小学学历的国学泰斗,其实是自学成才。

16岁时,他创作的《优昙花诗》便惊为天人。

“岂伊冰玉质,无意狎群芳,遂尔离尘垢,冥然返大苍。”

赞颂昙花圣洁,不与群芳争艳。品质清丽,不惹尘世污浊,超脱而高尚。

而他的一生也像这诗句,专心国学,不慕名利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
18岁时,他继承父亲遗志完成了《潮州艺文志》的编撰,这成为了他学术研究的奠基之作。

身体与精神同在路上

饶宗颐的学术研究不是困在书斋中的。

1954和1955年,京都大学藏有数千片甲骨龟文,但日本学者没有重视。饶宗颐两次赶赴日本,在东京大学讲授甲骨文,也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进行甲骨学研究,并且写了《长沙出土战国楚简初释》、《日本所见甲骨录》,后者对日本甲骨研究学有着开创性的影响。

后来,他又在法国、意大利寻找流失海外的甲骨文龟片。

1959年,他撰写的甲骨文研究巨著《殷代贞卜人物通考》在世界学术界掀起巨浪。也因为这部著作,1962年,法兰西汉学院授予饶宗颐儒莲汉学奖。这个奖项,被称为“西方汉学的诺贝尔奖”。

在香港大学待了十几年,即便已著作等身,因为政治局势原因,饶宗颐却依然只是个讲师,不是教授。

可他没有在意这些,说留在香港,能让他得以去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。

他第一次读到原版的敦煌经卷是在法国。饶宗颐发现,中国敦煌学研究居然落后于外国,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饶宗颐下定决心,一定要在敦煌学上,为中国人争一口气。之后,他撰写的《敦煌曲》、《敦煌白画》就成了敦煌学研究的巨著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
1963年,饶宗颐同印度驻港领事馆一等秘书白春晖结交,白春晖向他请教中国第一部成系统的字典《说文解字》来学习中文,饶宗颐就向白春晖请教梵文。

之后饶宗颐去印度游学钻研佛经,期间,他翻译了印度现存最重要、最古老的的诗集《梨俱吠陀》。

半个世纪里,他一边游,一边学,几乎踏遍了半个地球著作等身,奖项无数。

饶宗颐说:“我做什么事都求真。文学研究如此,艺术研究如此,历史、考古研究亦如此,每一件事都是现实的存在,都能够成为研究对象。我以生命融入,也就有所寄托。

通宵书画的奇人

对于饶宗颐,外界的评价总是「大师」、「大家」、「通儒」,人们很难用单一的领域去概括他的成就。

饶老的学问研究太广泛,涉及敦煌学、甲骨学、词学、史学、考古学、目录学、楚辞学、金石学、音乐史、道教史、佛学、古文论、诗词、潮州学等诸多门类。

除了做学问以外,他还是位精通书画的艺术家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饶宗颐在弹古琴

画家张大千曾评价他的作品:氏白描,独步天下。其山水画,更是推陈出新,自成一派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饶宗颐绘画作品《布袋和尚》

饶宗颐先生在95岁高龄时,出任了西泠印社的第七任社长。

西泠印社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、成就最高、影响最广的国际性民间艺术团体,有“天下第一名社”之誉。所以社长一职也有着极高的要求,要具备三个条件:一是艺术大师,二是学术泰斗,三是文化名人。

自第六任社长,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、中国书画家启功先生逝世后,社长之位已空缺了六年,直到等来了饶宗颐先生,这一空白才被补上。

有人说,做学术的人应该具备农民的性格,一直在耕种直到秋收时节才能有收获。而学艺术的人应该有孩子的性格,对世界始终充满着好奇心和探索欲。

饶宗颐先生兼具了学者的恒心与艺术家的童心。

求知欲吞没了我自己”,这是饶宗颐对自身的评价,?发现和解决问题都是他毕生的乐趣。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
40岁左右学习印度梵文,60岁后接触有「天书」之称的希腊楔形文字,65岁提出对考古学界非常重要的“三重证据法”,知道90岁高龄还在进行研究探索。

这些,是最难懂的语言文字,有些古文字连本国人都鲜有耳闻,而他自己,却享受这份只身一人探索的孤独感。

饶宗颐不只一次在采访中谈到孤独。他说,“我这个人很孤独的,因为我有自己的天地,这是我的个性。我不感到孤独是很奇怪的,没有孤独不能做学问。”

只有小学文凭的他,却是季羡林眼中的大师

他用「守株待兔」来比喻自己的治学态度。

很多人太急功近利,总想多抓几只兔子。而我比较懒,我就靠在树底下,等有兔子来的时候,我就猛然扑上去。我这一辈子也不过就抓住了几只兔子而已。

华东师大教授胡晓明曾这样评价饶宗颐,“用学问来养艺术,用艺术来滋补学问,有一颗艺术家的童心去探索学问,又有一个学问家的深度来加强艺术。”

饶先生读万卷书,亦行万里路,一生岁历经风雨,却从没有偏离过内心的轨迹。

“香港那么多人,那么多大学,为什么只出了一个饶宗颐?关键就在于饶先生对学术的一往情深。”

饶宗颐说,自己像是敲了一辈子钟的和尚,半个世纪过去了,终于有了一些回响。

万古不磨意,中流自在心。